剑知北美生活快报   版面列表   admin登录
JiansNet Logo


从一个30多年老公务员的生涯经历想到的

by JC, published: 2014-01-24 00:16 viewed: 181 times
想了解更多的美国生活窍门?请订阅: JC写的剑知北美生活快报。
编者按: 其实作为在海外奋斗的中国人来说,我们虽然辛苦,也有时候非常郁闷,毕竟国外比较单调的生活了。不过,比起这篇文章里这位老公务员的生涯来说,我们还是幸福多了。工作了30多年而一个月才2000多人民币的工资收入,这也是我从没有听说过的,国内还有这么低的收入,汗。回想出国留学,在美国打拼的日子,虽然辛苦,但相比之下,值了。俗话说,人挪活,树挪死,人生在于折腾。

这位老公务员的工作经历,一来折射出当时的国家对于个人来说确实是没有多少机会,二来,后来经济发展了,有机会的时候,他也没有真正的去争取,感觉还是有些随波逐流了。

正文如下:

一个30多年老公务员的职业生涯

公务员,一个听起来很诱人的职业,在就业难大背景下,连续数年出现千军万马过独木桥,争相竞考公务员的局面。可你知道吗,公务员并非对谁都合适。公务员队伍,形如一个庞大的金字塔,从下至上,累积着无数层级台阶。别看媒体上说,有的公务员三年能上四个台阶,那是有的人,而你,可能三十年也进不了一个台阶,即使兢兢业业工作一辈子,原地不动,也仍然是在那个金字塔最底层的人。因此进入这个职业之前,最好先要问问自己,一是你有背景没有,最好有现成的背景;二是你是否乐意潜规则,自己营造背景;三是选对人家,做什么单位的公务员,不同的单位,存在着天壤之别。搞不清楚这几个问题,贸然凭考试,纵然过五关斩六将进入了公务员队伍,你可能也会败的一塌糊涂。你的青春年华被浪费,你会悔恨终身。

我是1980年参加高考的,那一年属于高考恢复后的第四届高考,当时高考还是大中专一张考卷,高中毕业直接考上了中专,在当时,是一件不易和荣耀之事,若在现在,大概相当于重点一本大学了(据百度查询,1980年全国招生人数是28.1万人,2013年一本招生人数90万人)。中专学的是工业财会专业,读两年,1982年毕业,当时我19岁。那时国家大中专生还不多,各行各业都需要,因此国家对毕业生包工作分配。按照所学专业,理应到工业企业工作,可是那年我们县里出了一个相当混蛋的政策,不论所学何种专业,所有回县的大中专毕业生,一律到人民公社工作,称之为下基层。无奈之下,我被分配至一个偏远山区的公社当了一名公社干部,次年(即1983年),在撤社建乡的机构改革中,担任了乡团委书记,1984年入党后,兼任乡党委秘书(属一般干部)。当时组织人事管得很紧,经常有一个词叫"人事冻结",想挪个窝都挪不动,于是在乡里工作一呆就是5年。

之所以称它是混蛋政策,并非我怕农村艰苦,而是不能认同其对基层的理解,难道工矿企业就不是基层了吗?其次不能认同其对大中专毕业生所学专业的糟蹋;再次是直接改变了我的命运,我的同学有很多后来都是高级会计师了,若非如此,我可能也会成为一名高级会计师、经济师。

1987年4月,县总工会向组织部要一名文案人员,组织部选中了我,我被调至县总工会,任办公室主任。县总工会是一个科级单位,工会主席仅相当于科长,办公室主任属县里的股级干部,在中国公务员序列中没有这一级,属一般干部。有谁知道,这个办公室主任的职务,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成了事实上的常任制,从任职至今,你懂得有多少个年头了。

起初,还一直怀揣梦想,寻机会到企业做会计工作,谋求专业对口,总觉得不应荒废原学业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也不再抱幻想了。到工会的前几年,经历过两任工会主席,他们有事业心、有责任感,工会活动在全县开展的有声有色,职工有了委屈有了困难,经常来找工会,他们也敢于为职工说话,敢于出面找有关方面协调解决,使我对他们产生了敬佩之情,也感觉到工会工作的学问精深,导致我萌生了做下去这个工作的想法,重新燃起了理想的火焰,扬起了奋进的风帆。

一心想着把工会工作做好,为提高自身理论素质,小平同志南巡的那一年,中国工运学院(即今中国劳动关系学院)首招本科生,我通过参加高考,成了国内高校工会学专业本科1.0版的学生,四年的学习生涯,是人生中很开心的时光,学习工会学、劳动关系学、劳动法等等,有的老师居然是国内外著名的专家学者。对于自己的学习成绩,自以为属于高材生之列,参加学院的理论研讨会,发表过诸多的理论研究文章,毕业论文获得全系唯一一个一等奖。学习好,当然期望高。渴望在毕业后能到更高一级的工会组织工作,可以发挥自己的长处,但事与愿违。对于我而言,最不怕的就是考试,可那时还没有公务员考试,要想调入省总工会或市总工会,仅凭才学是不行的。省总领导说,人是很需要,但户口就限制住了,于是给市总主席打了招呼,我又找到市总工会主席说明情况,摆出资料,介绍自己,并说明自己的意愿,他从桌子抽屉里拿出一封信来,直言不讳地讲,市某领导的女儿想要来,我还没有同意呢。言外之意,我不作解读了。因此,经过四年的学习,还是回到了原点——县总工会,回到了原来的办公桌旁,继续担任办公室主任。回来后,承蒙县领导慧眼识才,除了办公室主任之外,我增任了一个新职务,县总工会党组成员(县委常委会研究决定的,参加党组,不享受任何经济待遇),也算是给我四年的大学学习一个"安慰"。

办公室主任的工作,除一些日常综合事务外,主要还是文字工作,给领导们起草会议讲话、工作报告,起草部署工会活动的文件,起草计划总结,编发简报通讯,诸如此类。90年代中后期,大量职工下岗,经我建议,工会领导班子同意,我设计并主持了一个全县下岗职工的调查,走访了千余名下岗职工,发放调查问卷,形成调查报告给县政府,反映了下岗职工生活就业的一些问题,争取到了县政府若干对下岗职工创业就业的一些政策支持。自己觉得那是我工作中最有价值、最有实际意义和成果的一次工作。自己想在工作领域内有所成就,工作兢兢业业,也获得了大量的奖状证书,那都是单位领导、同事对我工作的肯定。加之从80年代以来自己一直作为后备干部的培养对象,每每参加县委党校、组织部举办的后备干部培训班,倍有前途一片光明之感。

一个奇怪的现象是,每遇单位的人事调整时,我们这个单位,就像一个被人遗忘的角落,从未有过一名副主席是从本单位提拔的,都是县委直接任命主席副主席进来。我在县总工会工作的N多年来,经历过的工会主席有8任,副主席前后共12人,然而,在8任主席中,只有1任主席是从副主席岗位上提拔的,其余主席、副主席都是从农村乡镇或县直部门中调入的,这些主席副主席对工会工作原本并不熟悉,有的甚至一无所知,长期从事农业和农村工作,被安排到工会组织中来担任领导职务。

选拔科级干部,一般都从40岁以下的人员中进行。如果用坐车比喻各年龄段时间快慢的体验,从20岁到30岁,像是坐牛车,觉得时间过得慢,那么从30岁到40岁,就是上了火车,很快,从40岁到50岁更像是乘坐高铁。有一天忽然间意识到,连后备干部也不是了,进入四零五零人员的行列,万念俱灰的感觉突上心头。

我国的公务员制度,是一种级别分明的等级制度。据统计,从办事员到总理一共是十二档15级,实际上若考虑区域、单位、岗位差异的因素,远不止这15级。如一个市委书记的司机或者秘书,与其它司机或者秘书的级别是不同的,他们的机会远远大于他人,其实际影响力、实际级别要比他人高。在县的机构架构中,县委书记县长就是一个圆心,围绕着县委县政府,存在着这样三个区域,可分为核心圈——包括县委办政府办、组织部等等紧邻圆心的部分;还有中心圈——像劳动保障局、人事局、民政局、财政局、公安局、安监局、土地局等等,多数单位属于这一类,这里边还可以细分;再就是边缘圈——如工会、档案局、史志局等等。越是处于核心圈的人、得到提拔升迁的机会越多,越是处于边缘圈的人得到的升迁机会越少,甚至根本没有。太阳系有8大星球,海王星得到的阳光永远比不上地球得到的阳光温暖。

俗话说,孩儿不哭,娘不奶,奶也是需要亲娘的,是后娘,即便哭,娘也照样不会奶。更何况,自己不仅是后娘,远离核心,同时也属于那种从来不哭者。不谙潜规则,不知道怎么去哭,甚至压根就没有想着去哭,更不愿低头弯腰下跪去哭,从骨子里就是一种不去伸手要位子的人。用反证法的原理,是否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:大部分所有被提拔者,都是伸手要来的,不去伸手者,似乎永远不会有机会。

在县里,正副科局长们年龄到五十二三岁,就不再担任职务,叫做提前离岗,虽不到退休年龄,也就回家颐养天年了,有的利用任职时经营的人脉资源关系另谋差事。而我们这些底层的科员就没有那个福分了,要一直等到退休。在一些地区,给一些达到一定年限的老科员,提升为非领导职务的,但对于后娘的孩子而言,这似乎也是奢望和梦想。

由于一没有职称,二职务提升不起来,始终处于金字塔台阶的最底层,工资自然也是最低等级的,迄今33年的工龄,除去医疗保险、住房公积金尚不足2千元,看看这点工资,能做什么?养家糊口都很困难。对于我而言,这份所谓公务员的工作,犹如鸡肋,食之无味,弃之可惜。真羡慕现在的青年,可以有更大的自由择业权,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回二三十岁,我不会当这个所谓的公务员。当了这么多年的一般干部,颇有一种被侮辱了智商和人格的感觉。

不只是我,在我们单位,与我类似结局的还有好几位同志。一位大姐从县妇联到总工会,辛辛苦苦工作一辈子,一直是普通科员,就在今年,带着破碎了的梦想,带着遗憾和不舍,带着苦闷和心酸,办理了退休,步入了养老之年,她退休,退的那么悄无声息,连一个茶话会都没有挣下,因为她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科员。再看看我们还在岗位上的,50来岁的几个弟兄,都和我一样,30多年的风雨历程,从一个个青春年少的小伙子,变成了一个个货真价实的年过半百、老眼昏花、两鬓斑白的老人,职务却从来没有离开过原点,还有什么因素能够激励他们去工作呢?

近年来,单位上班的人员(不含离退休)也日渐多了起来,从我刚入工会时的9人,增加到25人。经领导同意,我把一些工作分解了出去,这一是腻烦了多年一成不变的工作,二是给他人让些机会,工作比过去轻松了。从职业的本能出发,自己却从未轻松过。比如,积极参与《劳动合同法》的两次讨论,时常关注一些劳工权益受侵害的事件,为劳工维权支招,帮职工写诉求,解答网友提问等等。自己用自己所能的方式,发出最大的声音,去为他们呼喊,同时也体现自己的价值。对于维护劳动者合法权益的事情,我将永远不会停止脚步。

回想我的职业生涯,起初的专业是"工业财会",一天没有干过会计,又学了四年的工会专业,已干了28年的工会。一日醒来,豁然开朗,"工会"、"工会",不就是"工业财会"的缩写吗,注定一辈子与"工会"这两个字打交道,那么没有职务不被提拔也是命运的安排了?

呵呵,当然这是自我解脱,开玩笑啦!共产党人,唯物论者,咱才不信宿命呢!
本文版权属于美国剑知信息网。如需转载,请先同我们联系。
订阅JC写的剑知北美生活快报,您会了解到更多的美国生活窍门。
Related Articles:
• 在美国买车, 如何砍价
• 介绍一种必备的汽车逃生工具(Car Escape Tool)
• 美国得到免费Credit Report方法大全
• 美国便宜的租车网站及折扣信息
• 美国留学生, 加拿大留学找工作经验谈
• 美国实用英语生活疑难词汇大全 (1)
• 在美国如何找家庭医生
• 美国在什么网上买西洋参比较好
• 美国回国送礼给老人亲戚朋友带什么最好?
美国Business | 返回顶部 | 返回首页
About Us | Advertise with Us | Privacy Policy
Copyright © 2007-2016, All Rights Reserved.